听书 - 全职相师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蔡菜以为丁凡会提出抗议,或者油嘴滑舌的讨价还价,没想到,这小子随口答应一声,转身就奔向了更衣室!

很快,换上保安服,夹着橡胶棒的丁凡,就挺着胸脯,大步流星地朝着楼梯走去。

走着瞧!

只要你一天不离开保安部,老娘有很多招收拾你。

蔡菜恨恨咬牙,还是觉得不解气,回到办公室后,又找了几名保安的别扭,喊进来踢了几脚,骂了一通才消停。

爬楼梯对于丁凡而言,根本不算事儿,在浮云山修行的日子里,每天登山十公里是宗门的必修课,其中还有非常陡峭的危险路段,为的是考验胆识和平衡能力。

溜溜达达,脸不红气不喘,丁凡沿着楼梯,步行来到三十七层。

上面这三层是设计部,整座大楼最安静的区域,搞服装设计的妹子们都很知性,戴着小眼镜,不停在纸上画来画去。至于颜值,亮点不多,只能用一句俗语来形容,包子有肉不在褶上,嗯,有几个长得很像包子。

在这里,绝对可以让人清心寡欲,心无波澜,因为是顶楼三层,保安们也很少过来。

巡视完毕,没有异常情况,丁凡走过最后一段楼梯,来到了楼顶上。

楼顶俨然一个休闲广场,摆放着造型时尚的玻璃桌凳,还有带有秋千的遮阳棚。午休时间,员工们可以到这里沐浴着阳光,喝茶聊天,为保证安全,四周是两米高的玻璃护栏。

站在楼边,透过玻璃极目远眺,下方,道路四通八达,高楼鳞次栉比,一直绵延至远处的碧蓝海岸。

离开十年,京阳市的繁华已非往昔可比,这座新兴的沿海城市,正在焕发着勃勃生机。

师父曾经无意间说过,京阳市拥有无与伦比的大风水,称之为潜龙局,终有一天,潜龙入海,将掀起万顷波涛!

想起这些,丁凡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,既然决定下山,必须要有一番大作为!

熟悉的鸟鸣声从空中传来,丁凡淡淡一笑,取出个小巧的哨子,放在嘴边吹响。

随着哨音,一道灰色的影子朝着丁凡而来,这是一只脖颈处有着金色羽毛的鸽子,身形照比一般鸽子小,但双目明亮,格外精神,爪钩有力。

这是道玄门专门养育的灵鸽,能飞越千山万水,不忘归途。

灵鸽的主要用途就是送信,这一点尤其让丁凡感到多余,当今通信发达,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,何必还要通过鸽子来传递消息!

耍酷还差不多!

丁凡一度怀疑,师父是一名资深特工,身负秘密使命,总担心手机通话会被监听,甚至都不让山上的弟子们使用。

伸出手臂,灵鸽准确地落在丁凡手腕处,咕咕叫着,还在衣袖上蹭了蹭小嘴巴!

真不讲卫生,这可是新制服,穿了没几个小时,丁凡心里埋怨,还是爱怜地摸摸灵鸽的小脑袋,小家伙很享受,闭上眼睛一动不动。

灵鸽腿上绑着纸条,一定有重要消息!

丁凡取下来展开,当看清上面的内容,立刻有种想要直接跳楼逃跑的冲动。

“凡弟,叶子下山了,可能是去找你了,嘿嘿,祝你好运!”

看字体是师兄张傲写的,专门派出灵鸽给丁凡送信,上面提到的叶子,正是丁凡的小师妹。

司空叶!道玄门最牛逼闪闪的人物,没有之一。

司空叶只有二十岁,有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大眼睛萌萌的,一笑两个浅浅的梨涡,谁看见都想捏一把水灵灵的小脸。

高能预警!绝不能被她的表象迷惑!实际上,她相当骄横跋扈,气焰嚣张,曾经打遍宗门无敌手!

因为,没人敢还手。

司空叶是个孤儿,自小在道门长大,司空是随师父俗家姓氏。当然,一个姓的徒弟在师父心目中的分量也不同,司空叶被师父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,惯得不要不要的。

一想到这个蛮不讲理的小师妹要来捣乱,丁凡顿时有种生无可恋之感。师父啊师父,你也太腹黑了吧,就不能让宝贝徒弟在尘世逍遥一段时间。

怎么办?到时候见招拆招吧!

给灵鸽喂了个特制的食丸,小家伙立刻展翅飞走,很快消失在白云深处。丁凡唉声叹气,耷拉着脑袋离开楼顶,重新回到安保部。

总裁办公室。

白亦菲一脸喜色,兴奋的俏脸红扑扑的,格外动人。

就在刚才,桂清月亲自打来电话,要求重新签订供货合同,价格在原有基础上降一成,新合同的有效日期是五年,并保证按时供货。

桂清月还说,不想重签就算了,反正她无所谓。哪能不答应,白亦菲火速派出墨玉虹前去落实。

供货方前后反差巨大,这让白亦菲想到了留在桂清月办公室里密谈的丁凡,难道是他起了决定性作用?

不管怎么说,必须要承认,丁凡的到来,给她带来了好运,先是绝处逢生,跟着就是柳暗花明!

“丁凡!进来一下。”

听到喊声,丁凡起身走进经理办公室,叼着雪茄的蔡菜,正用狠厉的眼神看着他,就连鼻孔里喷出的烟雾,好像都是凉的。

摆出这幅样子,吓唬谁呢?

丁凡才不在乎,笑呵呵问道:“蔡经理,又有什么工作安排?请指示!”

“让你巡视最上面的三个楼层,你跑去楼顶干什么?”

“不能去吗?”

“那是休闲场所,工作期间当然不行,这就是脱岗,目无纪律,看你是新来的,酌情扣除当月奖金。”蔡菜不客气道。

太过分了!

“你说让我巡视最上面三个楼层,楼顶不算吗?”

嘿嘿,丁凡自认是个聪明机灵的小可爱,然而蔡菜却是个霸道王,冷笑一声,“我只说让你巡视上面三层!说过去楼顶吗?”

这是找茬!

要不是小师妹到来的消息让丁凡郁闷透顶,他可能真的会为这件次郁闷的事情翻脸,嗡声问:“奖金是多少?”

“八百!”

想想今天出去就赚了五千,丁凡心里还算平衡,那就算了,又打听道:“蔡经理,你每个月的工资多少?”

“五万!”蔡菜非但没有埋怨丁凡探听隐私,还露出一抹得意。

“这么高,很受总裁重视啊!照这么说,这个月你就能赚五万零八百了!”

“嗯。”蔡菜被丁凡给绕晕了,抽了几口烟,这才明白丁凡是怎么算账的,一拍桌子道:“你这是什么脑回路,扣除你的奖金,不会加在我的工资上。”

“那你图什么?损人不利己,有病!”

蔡菜气得七窍生烟,不管不顾地抓起桌上的烟灰缸,狠狠朝着丁凡砸了过来。

丁凡侧身躲过,烟灰缸砸在门口的花玻璃上,哗啦啦碎成了蜘蛛网,外面的保安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认定屋内这小子要倒大霉了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逢春

冬天的柳叶

非常事务所

傲无常

娱乐之唯一传说

呆萌小苏

全能巨星从主播开始

楼下的过客

女子之殇

林十一妹儿
play
next
clo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