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冷酷恶魔的独宠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,最快更新冷酷恶魔的独宠妻最新章节!

第189章大结局

听到这几句话,斯瑞安的脸色刷的变得惨白:“姜小姐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瑞琪她……没救了<spanstyle="">?”

“也不是这么说,但你……最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姜语彤的话依然说得很保守,“本来斯小姐如果肯听我的劝,早点过来检查一下的话,情况还不至于太糟。但是她拖了这么久不说,刚才还经过了那么剧烈的打斗,所以导致了如今的严重后果……”

斯瑞安只觉得浑身发软,脚底下更是踉跄了一步,这才咬牙说道:“那么请姜小姐告诉我,最好和最坏的结果……分别是什么<spanstyle="">?”

“最好的结果当然是手术成功,斯小姐最终恢复得跟正常人基本上一样。”姜语彤苦笑了一声,“至于最坏的结果……就是她可能会成为植物人,不死不活。”

“植物人<spanstyle="">?!怎么……怎么会这样<spanstyle="">?”斯瑞安忍不住失声惊呼,“那么请问姜小姐,瑞琪成为植物人的几率有多大<spanstyle="">?!”

姜语彤摇了摇头:“这个,我不敢说。毕竟手术中任何状况都可能发生,而我又不是神仙,没有未卜先知的本领。好了,我先进去了,斯先生你……做好心理准备就好。”

姜语彤转身,一瘸一拐地进了手术室。看到她走路的姿势,斯瑞安的脸上又浮现出了明显的惭愧之色,同时更为斯瑞琪的病情担心,一颗心早已吊在了嗓子眼,好不难受。

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。欧阳翼飞自是为姜语彤担心,她还带着伤呢,这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了,还要去抢救别人<spanstyle="">?真是够敬业的。当然,相比较而言,是斯瑞安的焦急担心更加强烈,因为他妹妹生死未卜啊!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窗外的天色由明变暗,渐渐变得一片漆黑。当时间指向晚上九点的时候,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,姜语彤满脸疲惫地在助手的搀扶下走了出来。

“语彤!”欧阳翼飞立刻跳起来冲了过去,把姜语彤搂在了自己的怀里,关切地询问着,“你怎么样<spanstyle="">?腿疼不疼……呀!怎么又流血了<spanstyle="">?血都透出来了……”

“没事,别紧张,血已经止住了。”姜语彤勉强笑了笑,接着转头看着斯瑞安,“斯先生,斯小姐的手术……”

“怎么样<spanstyle="">?成功还是失败<spanstyle="">?”斯瑞安迫不及待地窜了过来,脸色煞白煞白的,甚至还紧紧抓住了胸口的衣服,“她现在没事了吧<spanstyle="">?醒过来了吗<spanstyle="">?她……”

“斯先生,你先听我说。”姜语彤一抬手阻止了他,脸上的神情有些无奈,“我们刚才已经尽力了,斯小姐的手术也已经完成,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成功的,至少她的命是暂时保住了,但是……”

听到手术比较成功,斯瑞琪的命也保住了,斯瑞安不由大喜,险些当场欢呼了起来。可是听到最后两个字,他的心不由一紧:“但是<spanstyle="">?但是……什么<spanstyle="">?”

姜语彤抿了抿唇,接着说道:“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,甚至不能保证她到底还能不能清醒过来,以及清醒之后会不会留下其他的后遗症等等,这些问题现在谁也不知道答案,我们能够肯定的只有一点,那就是她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斯瑞安脸上的兴奋迅速地退了下去,他怔怔地看着姜语彤憔悴的脸,嗫嚅着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她还是有可能变成植物人,或者……出现其他的问题<spanstyle="">?”

“都有可能,但也只是可能。”姜语彤点了点头,顺便安慰了一句,“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,而且……结果如何真的只能看天意了。”

事已至此,还有什么话好说<spanstyle="">?斯瑞安咬着牙点了点头,留下来照顾斯瑞琪不提。而欧阳翼飞则带着姜语彤回到了病房,继续留院观察一下再说。

其实斯瑞琪这样子已经算是犯了绑架罪,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。可是她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生死未卜,所以姜语彤和欧阳翼飞经过商议之后决定这件事还是先缓一缓再说。

确定姜语彤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之后,欧阳翼飞便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,从此之后对她的保护自然更加严密,就差把她拴在自己的裤腰带上了。为此,姜语彤也表示非常无奈,经过考虑之后决定去学一些女子防身术之类,免得那么容易就被人放倒,总是成为欧阳翼飞的累赘。

手术之后的斯瑞琪一直昏迷不醒,但好在各项生命体征正在渐渐恢复正常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了。斯瑞安为她请了特护,然后自己抽身出来处理前段时间那场价格战的后遗症。

虽然姜语彤的伤势并不算严重,欧阳翼飞还是把这笔账狠狠地算在了STR集团的头上。所以,他立刻大张旗鼓地发出消息,说天阳集团旗下的高手可以解决STR集团那些低价产品中出现的所有问题,并且善意地提醒大家以后不要再贪图便宜,免得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。

接下来,他果然将所有的问题一一解决,令天阳集团更加声威大震,同时也让STR集团狠狠地栽了个跟头。至少在东门市以及邻近的许多省市,STR集团的产品是别想打开销路了!

听到属下的报告,斯瑞安除了苦笑之外还是苦笑,半点没有责怪欧阳翼飞的意思,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造成今天这样糟糕的局面,一切都是他们兄妹咎由自取。斯文博那边他当然会负责解释,但是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斯瑞琪能够快一点醒过来。

得到斯瑞琪病重昏迷的消息,斯文博夫妇自然焦急万分,本想让斯瑞安立即带斯瑞琪回美国治疗的。但是斯瑞琪如今的样子根本不适合长途跋涉,只得作罢。无奈之下,夫妻二人只得加紧处理着手头的工作,以便早日回到国内看望斯瑞琪。

昏迷了一个星期之后,斯瑞琪终于清醒了过来。可是还没等斯瑞安从狂喜中回过神来,他很快便发现斯瑞琪的样子非常不对劲。情急之下,他立刻把姜语彤请了过来。

经过一番详细的检查之后,姜语彤给出了一个让斯瑞安无比愕然的答案:虽然斯瑞琪最终清醒了过来,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了,但是不幸的是,她已经丧失了从前全部的记忆,最重要的是,她的智商出现了严重的退化,现在的她,就如同一个五六岁的孩子,这辈子都离不开家人的照顾了!

或许,这是她应得的惩罚。

见她如此,姜语彤自然也忍不住一声叹息,并明确告诉斯瑞安,她不会再追究斯瑞琪绑架自己的事情,希望斯瑞安以后能够好好照顾她。听到姜语彤的话,斯瑞安满脸的惭愧之色,简直连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
几天以后,欧阳翼飞突然接到了斯瑞安的电话,他说马上就要带着斯瑞琪回美国休养,但是在离开之前,他希望可以跟他们夫妻再见一面,并说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要告诉他们。

三人很快在欧阳翼飞的办公室里见了面,欧阳翼飞还算客气地点了点头:“斯先生,请坐。”

“谢谢。”斯瑞安叹了口气,有些不安地坐了下来,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,“姜小姐,你救了瑞琪,我还没有跟你说声谢谢。另外,你不再追究瑞琪对你的伤害,我也非常感激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姜语彤微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很遗憾,没有把斯小姐的病彻底治好……”

“已经很不错了,能够保住性命,对瑞琪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。”斯瑞安苦笑了一声,声音里透着显而易见的诚挚,“而且对于瑞琪来说,什么也想不起来反倒更好,至少她从此之后可以活得比较简单快乐。”

那倒是。姜语彤点了点头,接着问道:“斯先生今天过来,就是为了跟我说声谢谢<spanstyle="">?”

“当然不只是这件事。”斯瑞安摇了摇头,迟疑了片刻之后才下定决心一般说道:“其实我今天来,主要是为了那天晚上的事……”

那天晚上<spanstyle="">?两人同时怔了一下,接着又同时反应过来,斯瑞安说的是那天晚上欧阳翼飞和斯瑞琪春风一度的事,不由齐齐地变了脸色:“你……”

“不要翻脸,我保证这是个好消息。”斯瑞安连忙抬起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,并且连连苦笑不已,“其实我想告诉两位的是,那天晚上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,欧阳先生你和瑞琪之间是清白的!”

这个消息委实太过突然,所以两人愣了几秒钟之后才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:“什么<spanstyle="">?!清白<spanstyle="">?!”

“是的,清白的。”斯瑞安点了点头,“本来瑞琪的确是想跟欧阳先生……所以才偷偷在房间里撒了催情药,可是她用的量太多了,结果导致欧阳先生陷入了昏迷,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瑞琪不甘心,所以才故意……”

原来是这样!姜语彤恍然大悟,同时内心更是窃喜不已:虽然自己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,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,岂不是更加十全十美<spanstyle="">?

欧阳翼飞同样感到异常兴奋,因为他终于不必再觉得对不起姜语彤了!轻轻咳嗽一声压制着内心的兴奋,他点了点头说道:“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,我还是要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,多谢。”

“不敢当,我简直要羞愧死了!”斯瑞安捂住了脸,瓮声瓮气地说着,“瑞琪伤害了姜小姐很多次,可是姜小姐不但不在意,还尽心尽力地为她做手术,如果我再不把实话说出来,那我还是人吗<spanstyle="">?另外,我还要正式地向你们道个歉:对不起!”

说着,他站起身深深地鞠了个躬。欧阳翼飞点了点头,大度地说道:“好,我们接受你的道歉,斯先生请坐。”

“不坐了,我该回去收拾行李了。”斯瑞安摇了摇头,“我马上就要带瑞琪回美国了,不过在临走之前,我还想厚着脸皮多说一句:我们之前共同开发的那个软件,欧阳先生还愿意再考虑一下继续合作吗<spanstyle="">?如果您愿意的话,我们STR集团愿意少拿百分之三十的利润,算是向欧阳先生道歉。当然,不必现在就给答复,您可以多考虑一下。我先告辞了。”

斯瑞安急匆匆地离开了。姜语彤回头看了看欧阳翼飞,颇有些好奇:“翼飞,你还会跟他们合作吗<spanstyle="">?”

“看看再说,这些事情交给我考虑就好,你就不用操心了。”欧阳翼飞一副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,“语彤,你也听到斯瑞安刚才的话了,从此以后你不会再觉得难受了吧<spanstyle="">?”

重新合作<spanstyle="">?而且还愿意让出百分之三十的利润<spanstyle="">?你愿意,我还未必答应呢!在我天阳集团搞了那么多事,我不计较不是因为我好欺负,只不过是看在语彤的面子上而已!

何况经过这场低价战争之后,顾客们对STR集团信心大跌,如果继续跟他们合作的话,即使产品真的投入了市场,顾客们会买账吗<spanstyle="">?这可都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啊!

所以,以后再说吧。反正现在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必着慌。

“早就不难受了,我只是为你心疼。”姜语彤笑了笑,轻轻依偎在了欧阳翼飞的怀里,“翼飞,我们从此以后应该可以好好在一起了吧<spanstyle="">?我再也不想发生任何事情了!我们只不过是想要携手一生而已,怎么就那么难呢<spanstyle="">?总是这么多灾多难的……”

“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,我保证。”欧阳翼飞把她搂在了怀里,“以后,我们会好好在一起,一生一世!”

“说得那么好听……”尽管心中甜得像蜜一样,姜语彤却故意撇了撇嘴,“你有什么好办法,可以阻止像斯瑞琪一样的女人来找你吗<spanstyle="">?”

欧阳翼飞稍稍沉吟了片刻:“有,跟我来!”

说着,他站起身拉着姜语彤就往外跑。姜语彤被他拽得一个趔趄,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,口中还来得及喊了一声:“喂!你要带我去哪里啊<spanstyle="">?”

“登记结婚!”欧阳翼飞大声地吼着,生怕听到的人不够多,“我要告诉全世界所有的人,从今天开始,欧阳翼飞已经是名草有主了,请所有异性自觉退避三舍,不要越雷池一步!”

姜语彤愣了一下,幸福的感觉瞬间铺天盖地,却还不忘调侃一句:“那么容易啊<spanstyle="">?至少也要来个浪漫一点的求婚吧<spanstyle="">?一辈子一次的大事儿,一句话就搞定了<spanstyle="">?那也太不符合你飞少爷的身份了!”

“放心,有!”欧阳翼飞呵呵一笑,“语彤,从今天开始,你要什么,我给你什么!只要我有!”

姜语彤闻言,一个用力把欧阳翼飞给拽了回来,盯着他的双眼认认真真地说道:“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你!只要从此之后你能陪在我的身边,我就什么都不缺了!”

欧阳翼飞点头,捧着她绝美的脸蛋说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你放心,我会陪着你。语彤,我们快走吧,现在我什么都不想,只想让你成为我真正的妻子!”

从今天开始,名草有主,名花亦有主。

其他相关阅读More+

极诣剑士

突然光和热

全球加载了惊悚游戏

解三千

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

静海深蓝

异界作弊大师

外面下雨

大明狼骑

傲骨铁心

宋时行

庚新
play
next
close